摄影展览 北京摄影班

时间:2021-05-07 02:53:28 作者:admin 95067

风光摄影没有人文摄影容易获奖,这是真的吗?

好像没有这一说,风光摄影群组比较大,场景也比较大,体裁千变万化,好片也是精中求精,相对人文来说,拿图说话,创意决定是图片的成功率。不但要有高超的摄影技术,而且还要有睿智的大脑!作为评奖来说,获奖概率各占百分之五十,不会风光没有人文容易获奖之说……。

你的摄影作品参加过哪些大赛?

虽然现在我没有参加过摄影大赛,但是作为几十年的摄影爱好者,很乐意回答这个问题。

早在大学时代,我就爱上摄影。当然,那时相机很少。个人买不起,要有,也是机关单位的。正好,我一个要好的朋友的父亲在县农业局当秘书,保管着一台相机。单镜头的,记不请是不是海鸥牌。这是我第一次使用相机,算是练手。

1967年的1.2月份,文化大革命如火如荼。从省到县到各大小单位,造反派纷纷夺权。二月,一些开国老将军愤起反击,被四人帮称为“二月逆流”,全国上下开始批判“二月逆流”,矛头指向了军队。在我老家的县,造反派们也在大街上涂写反击“二月逆流”,要揪军内一小撮的标语。当时因为学校停课,我与朋友都回到了老家。看到这些标语,就用相机拍下来,送到省军区。这是我用相机拍摄的最早的有意义的照片。

1974年,我进入县委宣传部任新闻干部,发现有台德国产禄来福来双镜头相机,因为长期无人使用,镜头都已经发霉。我欣喜若狂。将机子寄上海维修后,我就一直用它,直到我离开宣传部。我用这台机子拍摄新闻照片,民风民俗,记录了那些年我们这个少数民族小县的历史点滴。比如1976年粉粹四人帮的群众集会,拖拉机开进我们县。这两张照片去年已为自治州影协收藏。还有的照片为《贵州日报》等报刊刊用。

1983年,时任县委组织部部长兼县科协主席的朋友邀请我去县科协编科普报,我的条件是买一台单反相机。他同意了。我到县科协后,花了五百元从外县摄影界朋友那里买了台旧的亚西卡x3相机。我又托在省外贸厅的朋友在香港买了支变焦镜头。这时,我已成为省摄影家协会会员。那时没有什么摄影大赛,只有摄影展览,我的照片参加过省影展,会员作品展,贵州风貌展,庆祝遵义会议三十周年展,贵州林业展览,黔东南、黔南、黔西南三自治州摄影联展等等。九十年代中,因为摄影太烧钱,我便退出了省摄影活动。现在也只是玩玩手机摄影而已。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

相关推荐